欢迎访问:a片毛片免费观看-毛片a片毛片免费观看-人人超碰xxoo免费视频-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!

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春宫祸

   “嗯……啊……哦……啊……”
  唐碧轻轻地扭开了房间,脱下高跟鞋,踩着丝袜蹑手蹑脚地朝房间走进去。半掩的卧室门内传来男欢女爱的喘叫声,令唐碧面红耳赤,“难道我走错房间了?”
  当她掏出结婚证,职业道德良好的服务员才敢将她领到38层的5星级总统套房。这是老公莫凡出差暂居的房间,今天是他们结婚一周年的纪念日。前几天老公十分歉意地说他要出差无法陪她过结婚纪念日,她心中便有了这次偷袭的想法了。她要给老公一个惊喜,把自己当成礼物送给老公。
  她红着脸正准备小心退出去的时候,不小心看到了沙发上的包,那不正是她帮他买的吗?莫凡是一个非常优秀的男人,优秀到令她觉得惭愧,曾经一度她觉得他娶她可能是因为她父亲的提拔而感恩。
  但他的温柔与真挚的感情,却令她深深地感觉到了──爱。
  是的,她深爱着这样一位优秀得令人嫉恨,俊美得令人迷醉,温柔得叫人甜蜜的好男人。
  室内的浪叫声越来越大了,一个清脆如黄鹂鸟的女声此刻呜咽沙哑地尖叫,“老公,好老公,饶了我吧,人家……人家受不了了。”
  唐碧“登”地心跳如雷,这……这是她在床上经常呼救的声音,每当她羞怯地求饶着,莫凡便会宠溺地吻吻她,身下动作却更加猛烈……
  “难道是莫凡一个人过结婚纪念日太过寂寞,在看A片安慰自己?”唐碧心中既愧又羞,室内持续不断的高潮声令她心神荡漾。“既然来了,就大胆一点,给他一个最大的惊喜。”
  她小心翼翼地脱下了外套,露出了一仅着黑色镂空丝带的情趣内衣。未着其它内衣内罩的完美娇躯在几根黑色丝带的束缚下若隐若现,连她自己从落地窗前看到,都觉得激情澎湃。
  莫凡虽然嘴上没说,但心中一直觉得她太过于保守,矜持。她也想让自己变得有情趣,可良好的家庭教育使得她难以放开心性。今天此举已经是她最大的限度了。
  她鼓着勇气推开了门,瞄准床正准备扑上去,突出其来的场面惊得她如被当头一棒。床上两个一丝不挂的身体扭绞在一起,像肉搏般拼命地摇晃着。“啊……啊……老公,我要上去,换我在上面。”
  羞愧万分地唐碧猛然惊醒,准备急急退出来,男女换位之时,却惊然对上了那一张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脸。
  “啊……唐碧……”男人尖叫一声,被女人压在了身下,“坏男人,在人家身上爽快了这么久,还记得那个蠢女人。”说罢,女人狠狠地揪了下他的胸前的红点,腰身如蛇般纠缠着越发浪荡地摇晃了起来,唐碧几乎看见那根巨大的男根抽插入她的红洞之中。
  莫凡……竟然是莫凡……唐碧几乎喘不过气来,眼前上演活生生的春宫图,那个男主角,竟然是她捧在手心怕摔了,含着嘴里怕化了的老公?
  “嗯,啊,老公,好硬,你好棒。”女人律动得越来越厉害,身下的男人惊得下身越来硬挺,一次次想起身,都被她的律动撞了下去,他嘴里的想叫出的话都断断续续地变成了催情药剂。
  “别,快,起来……”
  尽情迟骋的女人将他的话读成了想要的表达,越发浪叫起来,甩起波浪般的长发,口中流泻着淫糜的话语。“哦,好老公,好爽,人家……人家要到了。”
  一汪晶莹的液体从她抽起时从男根流下,沾染在他的毛上,闪闪发亮。唐碧只觉得那儿如万太金光射在她的身上,她终于忍不住扑通跪倒在地上。
  听到声响,身上的女人终于惊醒,回头瞪着她,如丝的长发垂在雪白的双肩,煽情的装束叫任何男人都会发狂,特别是那一张梨花带雨的小脸,叫人怜惜不已。
  “唐碧……”男人推开了身上的女人,光着身上跳了下来,伸手去抱她,唐碧如避蛇般猛然推开他,瞪大了双眼,“不要碰我。”
  好冷,眼前的女人仿佛被抽去灵魂般,双眸空洞地瞪着他,却看不到一丝愤怒。
  “唐碧,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。”莫凡愧疚不已,碰到昔日初恋女友喝了几杯,也因好久没碰女人,按捺不住才擦枪走火,哪知却被她碰个正着。
  “穿得这么骚,真是你口中的那个死木鱼吗?”女人光着身上抱着莫凡,用雪白的巨乳摩擦他的后背,小手毫不顾忌地当着唐碧的面捉住了还高高挺着的男根。
  “在你心里,我是那种女人吗?”唐碧只觉得羞耻到了极点,这会她才感觉到心神刚落回原位,便感觉到了椎心的刺疼。她颤抖着双唇问道。
  “不……那个……我……”莫凡答得有点言不由衷。
  “你喜欢这种……女人……是不是?”唐碧很想骂出“骚货”两个字,但却无法说出口。
  “不是,我……”莫凡连声辩解,“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,我只是多喝了几杯,她,她硬是要爬上我的床,是她……是她勾引我的。”
  “我恨你。”唐碧拨开他的手,抓着门努力地站了起来,一字一句说:“莫凡,我要你为你所作所为,付出代价。”
  “不……不要。”莫凡顿时慌了,如果她老爸知道了,他别说没有前程,恐怕还要被他弄进大牢里。他马上就要再升一步了,大好前程就在面前……
  “我错了。”他扑通跪在她面前,泪流满面声色俱下,“对不起,唐碧,你打我,骂我。但求你别离开我。”
  “你真让我觉得恶心。”唐碧看都不看他一眼,抓起外套正准备套在身上。
  身后的女人突然上前抓住了她,猛地将她推后几步,掐着她的脖子将她顶在落地窗前。
  “你要干什么?”莫凡惊慌尖叫。
  “咳咳。”唐碧惊恐地拼命挣扎,揪着她的手嘶哑尖叫,“放开我……贱……人……”
  “放开你,可以。”女人漂亮的大眼挑起淫媚的笑,“有几个条件。”
  “你干嘛。”莫凡惊慌失措地叫道,他虽然是为了前程才娶了她,可她确实是个好妻子。
  “第一,不准跟她离婚。”
  唐碧摇了摇头,朝莫凡递过无尽的恨意,吓得莫凡浑身一颤,。
  “第二,我要做小三。”对她的言词,莫凡吓得一身冷汗。
  “不,你们这对无耻的狗男女……”唐碧咬牙切齿地大叫。
  “那你就去死吧。”她猛地将她的头撞在玻璃上,媚眼如丝般看向莫凡,“老公,去,把玻璃推开。”
  莫凡听闻脸色惨白,“不……可以吧!逃不掉的。”
  “有什么不可以的,难道你想前程尽毁?”女人冷笑道:“她穿得这么骚,不是会情人,难道是会你这个老公不成?”
  唐碧瞪着莫凡缓缓起身,吓得直摇头,“凡……凡……我……是……那……那么的……爱……”玻璃被推开的“丝丝”声像针落地一样清楚,莫凡俯视着那张美得叫人心疼的脸,眼中闪过一丝痛楚,别过头去,猛地将窗户推开。
  “你”字还没出来,“啊”的一声凄厉的尖叫从楼下传来。作家的话:苏苏第一次写,请大家多多支持。
  第002章。太监身下承欢
  “啊……”
  唐碧的尖叫还没停止,身下便传来一波波激烈的刺激感,仿佛浑身的骨头都在叫着欢愉的声音。快乐的欢像一串串音符般不由自主地从小嘴上呻吟出来。
  “碧漾娘娘,奴才忍不住了。身边是破碎如娘娘腔般的男人声。
  这是哪儿?唐碧睁开双眸,金碧辉煌的楼宇,雕花精致的吊顶,古香古色的景象令唐碧惊讶不已。难道,难道阎罗宝殿是这样的?
  身上突如其来被硬物刺入的疼痛感令她猛然蜷缩起身子,尖叫不已。她摇晃着头的同时,突然看到了一个人的身影,以及奇怪的装束。
  “苏含,你太温柔了。碧漾娘娘的欲求你是最清楚不过了,你这样哪能满足得了?”耳边传来的是男人讽刺的声音。“她最喜欢男人的大棒棒,你虽然没有棒棒,难道还没有其它杀手镧吗?”
  他的声音听起来就像钢珠滚过玻璃,令人感觉到浑身的寒心。唐碧寻声而去,迎面对上了一张如钢刀雕刻的脸,嵌着一双令人心慌的眼眸。
  那眼中满含着令人难堪的讽刺。
  他是谁?这又是在干嘛?身下陡然被硬物推得更进,一阵疼并快乐的感觉传遍了四肢五骸,她忍不住地张嘴尖叫声,声音却充满了淫迷的味道,她不敢相信这是自己嘴里发出的声音。
  “啊……嗯……”身下的律动如男人之物在猛然进攻,她突然明白浑身的情欲从何而来,只是这是在干嘛?难道是莫凡那个无耻的贱男人?不,不可以,她宁死都不会再让他碰她一下。
  她猛地起身,却惊然发现,四周竟然站满了人,排得像电视里演的早朝的臣子般。一个个面色肃穆地看着她,眼中却满含着嫌恶。
  一张张陌生的脸,一个个冰冷的眼神,这是什么鬼地方?
  唐碧疯了似的爬了起来,却发现自己浑身一丝不挂,下身还挂着一根木梭般的硬物。
  “你们……你们……”她惊慌地想逃走,却不知道往哪去,木梭被她惊跑而掉落。
  “碧漾娘娘,您想去哪呢?您已经被我王赐给我了。”面前的青衣青帽的男子细声细声地说,手持的拂尘柄上还沾惹着晶莹的液体。
  那是一张白净得令人想到鬼的脸蛋,看上去模样倒十分的俊俏,看上去竟有几分莫凡的神态,唐碧惊然抱住了他,“莫凡,莫凡,别杀我,别杀我……”话音未完,整个人晕倒在地上。
  “王……”苏含弯身不敢看他,整个人仿佛缩成了一团。
  “带回去好好玩吧。”那男人冷笑几声,目光扫过大殿前的诸人,“诸位爱卿,辛苦了,退了吧。”
  唐碧再次浑浑噩噩地醒来时,房内点着几株红似血的烛灯,看上去不是很明亮,却也能辩得出。木雕大床,丝质帷账,还有那古香古色的摆饰,都让她清楚地知道,这儿不是她所在的那个环境。
  她不是死了吗?难道又重生了?她坐起来环顾着这个房间,看上去很简陋,但却十分雅致,看得出主人是个很有格调的人。
  门外突然响起轻微的脚步声,她惊然躺下。
  “她不是死了吗?怎么又活过来了?”说这话的声音很好听,温温润润的。
  “小的也不知道为什么?现在王赐给了我,是不是……发现了什么?”说话的人似乎透露着不安,却似像极了莫凡那种戚戚然的声音。
  “不会。”另一个声音淡淡道:“你要是觉得为难,就杀了吧。”
  “小的倒不觉得为难,只是……事有蹊跷……”
  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,不久,脚步声朝室内走来。唐碧感觉到他已经来了床前,吓得大气都不敢喘。她感觉到微冰的手抚上了她的脸。
  “碧漾娘娘……你的眼神……”他像似喃喃自语,“莫……凡……
  莫凡……真是莫凡的声音
  唐碧猛然睁开了眼晴,对上的是一双澄清的眼眸。
  是他,是那个拿着拂尘的太监,此时他解去了太监的幅子,却越显俊秀了。面对唐碧的目光,他显然吃了一惊,“你……”
  “你是谁,这是哪?”唐碧咳了几声,问道。当她问完,她从他的眼中看到了嫌恶的表情。
  他用审视地目光盯着她,缓缓道:“碧漾娘娘,你……不记得了?”
  唐碧知道此刻已陷生死之地,死过一次的人,再活过来,便格外珍惜了。她装作无辜地揉了揉头,“我……我这是怎么了?”
  “你都不记得了?”他小心翼翼地看着她,唐碧点点头,也小心翼翼地盯着他,眼中丝毫不漏过一丝讯息。
  “您将王的爱妃艳恋娘娘推下城墙,害得她腹中胎儿没了。王大怒,将您赐死,结果您没死成,王被把您赐给小的了。”
  唐碧听罢大吃一惊,看来这真是因果循环啊。她刚被人推下摔死,重生此地,却是因推死他人而赐死。
  在苏含的诉说下,唐碧才知道,自己不知道穿越到什么地方什么年代。这里大概类似唐朝,名叫祈灵大陆,大大小小的国家有十几个,这个是目前最大的国家,名为龙凌王朝。
  昨天大殿上的男人便是龙凌帝王,名龙胤风。而她借尸还魂的这个人,竟然也叫唐碧,是本王朝赫赫有名的唐国公的唯一的小女儿,一年前被送入宫来,被封为碧漾娘娘。她作风大胆,生性放荡,公然与各个男人行欢愉之事,丝毫不顾龙凌王的颜面。
  “什么?”唐碧听罢不敢相信,怎么生前自己如此拘谨,竟然会附身到这种人的身上,莫非是老天故意安排,意在指责她太过保守?
  “这事当然是真的,奴才亲眼所见,您和众男子在大殿上公然……”
  “放肆。”唐碧冷冷喝道。若要走出条活路,必定要有一个忠诚的人跟在身边,跟前这个苏含神似莫凡,刚猛然醒来那一瞬间,她捕捉到了他的不寻常,但这会,他的奴才样却演得十分精妙。
  既然如此,那他就给她好好的演。莫凡,若有机会,一定要让你见识一下,本娘娘是演得是不是比你更真切。
  苏含吓了一跳,这声放肆,他看到了碧漾娘娘的影子,此次大殿上不得不听从王的吩咐羞辱她,不知道是不是死路一条。
  “之前你做得很好。”唐碧缓缓道:“王把我赐给你,就不怕惹唐国公不悦吗?”
  “这正是王的意思啊。”苏含一说完唐碧冷眸瞪来,仿佛要透视他的灵魂一样,吓得他连忙捂住嘴。
  “说。”
  事到如今,苏含细声细气地哀怨道:“王故意当着众臣的面羞辱您,正是想惹怒唐国公,只要他一犯事,王就有理由剥夺他的军权。若没把握,王大可把责任推在奴才身上,说是奴才干的,奴才不就死定了。”
  “唐国公难道不知道她女儿是这种人吗?”唐碧问这话又觉得不对,但苏含似乎未曾发觉。
  “唐国公当然知道,但他根本就不在乎,他要的就是惹怒王杀了他的女儿,这样他便有理由握兵造反了。”苏含说完,吓得不敢再看唐碧,唐碧倒抽了一口气。
  没想到两头竟然都是拿她的生命来当棋子,这下该如何是好?惹了任何一头都要死路。唯有活着,两方才能相安无事,但在他们这种捏拿着生死大权的人手中,她能活命吗?
  先前的唐碧应该是死了,双方都将计谋得逞了,可她却离奇附魂了。
  门外传来了小太监的声音,“苏公公,王让你过去,快点。”
  “好,马上就到。”苏含连忙戴好帽子,“碧漾娘娘,您且在这休息,若需要男人……”
  “滚。”唐碧脸色一红,恼羞成怒地叫骂着。
  “不是,碧漾娘娘,您每晚都会发情一次,不是,是需要一个男人。这会在这儿,恐怕只有太监了,您自己小心玩着点。”
  这话令唐碧羞得几尽无地自容。
  每晚发情一次……
  怎地他一说,身子便有了反应了。
  第003章。云雨翻腾
  “嗯……啊……”
  这是怎么了?唐碧不知所措地夹紧了双腿,腿间那叫人羞涩之地仿佛有虫子在爬动般,让人忍不住想伸手去抠两下。使得她忍不住地磨娑着双腿,以布料擦拭着。
  一股舒畅的感觉传了过来,唐碧舒服地喘了口气,但紧接着而来的,却是更为猛烈的感觉,瞬间便仿佛有千虫百蚁纷涌而上般,拼命地咬噬着。
  “啊……怎么会这样?这难道就是他说的发情?”尽管这身体不属于自己的,但自己的灵魂却能真真切切地感受到身体上的变化。
  好痒……好酸……好难受,唐碧的小手忍不住地伸了下去,刚碰及便感觉到下身是如此的火热,仿佛快要燃烧了起来。
  好烫……她惊然失措,摇晃着凌乱的头,脑中仅存的一丝理智因保守的思想而坚强地反抗着,“不,不可以……不可以自……自慰……”她揪紧了双手,两腿却夹得越来越紧。
  双腿间的异样感觉已经令她快喘不过气来,万种柔媚涌上了脸庞,若此时有人看见,怕是柳下惠也要动情了。一股白热化的湿润仿佛从腿间流了出来,冲刷了像要滚烫起来的火山口。她不禁舒服地颤了颤,刚舒了口气,一阵更为猛烈的需求猛然袭来。
  唐碧只觉得全身所有的渴求都在身下那片颤抖的唇瓣上,粉嫩的小手不由自主地伸了过去,摸到的只是一片湿答答的液汁。刚触及唇瓣,便忍不住地颤栗起来。它似乎在一张一合地乞求着硬物塞进来。
  天,这是以前那个唐碧的身体吗?她该怎么办?她不要这样子,她不想变成淫荡无耻的女人,可是,可是她好想要,好想要一个男人来,用他的坚硬之物填塞她的空虚。
  推窗声微响,一个男人跳了进来,出现在床上,他捏着下巴邪魅地笑了起来,“小碧漾,受不了吧。太监哪能满足你啊。”
  “你……你是谁?”唐碧吃力地拉着被子将自己的羞态遮住,回眸看着眼前的男人。
  眼前的男人俊美狂逸,看起来是异常的邪魅诱人,再加上他身上散发着男性的气息,叫唐碧忍不住想爬到他身上。她咬了咬唇,“你走开。”
  男人微微一怔,面前的女人是谁?她不正是碧漾娘娘那张美得诱人的美蛋吗?发情的红润叫她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是多么的媚惑诱人。尤其是那微哑的声音,更是骨头都酥了。
  可她,却叫他走?在如此情欲发作时,她竟然在忍。天下第一淫贱女人,竟然会忍耐自己的需求,这真令他有些疑虑了。她不想要他,可他却非常想要她,尤其是现在这个看起来含羞带怯,却又浑身散发着诱人气息的女人。
  他低下头,薄唇碰上她火热的小嘴,“小蹄子,你的小嘴真诱人,下面那张应该更诱人吧。”
  好闻的男性气息迎面扑来,唐碧浑身都快烧了起来。她的双手捂着腿间,长指都快陷入湿热之地了,因用力而刺得嫩肉一阵生疼,却异常地舒坦,使得她不由自主地仰头吁了口气。
  “自己在玩了,让本王也玩玩吧。”他掀开被子,唐碧连忙翻身滚过压住,却将他的大手压在身下,而且正好被压在空虚之处,猛地将自己的手连衣物挤送进了穴内。
  “嗯……啊……”她舒坦地喘了口气。这男人再也忍不住了,猛地掀起了被子,将她捞入怀中,“天,浑身都快烧起来,你还真想把自己烧死啊。”他低低地笑了起来,伸手捉起她的小手,“来,本王帮你。”
  “你……你……是……”
  “云,你最喜欢唤本王云哥哥。”
  “云……龙胤云……”她还记得苏含说过,自称本王又叫云的,而且衣着这么精美,应该是王的大弟弟。
  他对她唤他的全名感到讶异,“云好听,本王喜欢,再唤几声。”
  “不……不要。”说话间,龙胤云解去了她的衣衫,轻佻地掬起了她丰满的胸脯,指尖划过去,她满足地仰起头,小嘴胡乱地低叫,“不……不要这样。”
  “奇怪,你今日为何一直喊不要。”龙胤云微恼地咬了口她高耸的红点,将它含入口中拉扯了起来。
  “啊,不要……”
  “还敢说不要。”龙胤云一巴掌拍打在她的小屁股上,火辣辣的疼顿时叫她浑身一阵颤栗,忍不住贴着他的胸脯磨娑了起来。
  “小贱人,这会倒知道享受了?”龙胤云邪魅地笑了起来,大掌托起她娇软的身子,拉开她的小手,将她那粘满液汁的白葱般的长指置于唇边,他刚张开唇,唐碧羞愧万分地缩回了手,“不要,脏……”
  龙胤云像看着怪物般瞪着她,那双狭长的桃花眼中充满了审视,这张脸,这身段,再熟悉不过了,可是这眼眸里的神韵,却不似以前那般,怎么说?
  堕落,淫荡,放肆,大胆,所有能形容一个饥渴女人的词用来形容她,都不够用。他老哥不喜欢的味,他却最喜欢,这种被欲控制的女人,控制了她的身体,使用起来,比控制人心更有用。
  而今面前的女人,浑身被铺天盖地的情欲包围,却还能保留一丝清醒,太让人不可思议了。尤其是那双眼神,尽管布满浑浊的血丝,却仍然透露出晶莹剔透的光芒,若非此时发情,她那眼神恐怕清澈得可以倒映出他的影子。
  对于之前的唐碧,他不过是在玩弄一场肉欲的游戏。可此时,不知为何,他对她,竟然产生了一种想要征服的念头。
  他眯起了笑容,修长的手指挑开她身上太监的粗衣,大手摊开她如云般的长发,将她如珍宝般轻柔地放下,她却因情欲而不由自主地贴上来。
  “嘘,宝贝,再忍忍。”他这会却不急着要她,他更想玩个透彻,玩得她求他干她为止。
  “嗯……啊……好难受……”她握紧了小拳头,双腿夹得更紧了,她知道裤子恐怕已经湿透了,可此刻他解下她的衣衫,让她整个人裸露在一个陌生男人面前,令她觉得羞耻。上辈子,她的身子也仅仅只有莫凡这一个人男人看到见,虽然莫凡背叛了她,让她恨得要死,但此刻这种贞洁感仍然存在。
  她不一定是为莫凡守身,却也不愿意让一个陌生男人玩弄。
  但此时她却无力反抗,身下的小穴在一张一合的颤抖,仿佛在叫嚣着呐喊着要棒棒来填塞它的需求。
  “本王知道,再忍忍,忍忍会更爽。”他倒想看看,她能忍耐到何种地步。他用她的衣衫将她的手脚呈大字绑开。第一次以如此羞人的姿态呈现在一个大男人面前,她羞耻得几尽想死
  “你……我……恨……你……啊……”她的小嘴胡乱在叫着,手脚拼命地挣扎,不知道是因为无法缓解身下的饥渴,还是因为羞辱。
  “恨本王,呵呵,放心,本王会让你吃饱的。”他极力地按捺着自己的冲动,第一个这个女人竟然令他有些迫不及待想要上她。他自己此刻也仿佛动情了般,浑身热汗蒸腾了。
  龙胤云的长指抚上了她的柔软之地,捏起一片嫣红的唇瓣,唐碧的身子不由自主地追上了他的大手,仿佛恨不得吃下他整只手。
  “多热情啊。”他俯身咬住她胸前因欲望燃烧而尖挺的红晕。“啊。”她不知道是吃疼,还是欢愉,娇喘地尖叫着。那声音说有多媚就有多媚,惹得龙胤云心神一荡,浑身的细胞仿佛被她唤醒般,一股莫名的需求涌上了坚硬之处。
  他竖起中指,浅浅地,轻轻地探入,刚进去一点点,小穴双瓣竟如有意识般含吸了起来。
  “天,没想到动情越久,越是厉害了。”若是自己的分身插在其中,将是多么的销魂,刚想到这,龙胤云差点把持不住就要喷射而出。他猛地加快了加重了手指的力度,如狂风暴雨般蹂躏着颤抖的小穴。
  每一下进去,他都以足够的劲度,顶得唐碧尖声嘶叫。再坏心地弯指退出以搜刮着柔韧之壁时,唐碧便发出满足的喘息。
  “舒服吧,小贱人。”他的另一只大手毫不留情,邪恶又用力地揪扯着她嫣红的乳晕,下身的冲击加上上身的疼痛,在双层激情的冲击下,唐碧只觉得一股如电击般的感觉自腹部传遍四脚五骸,再猛然汇击在脑袋,猛然达到了白热化的高潮。
  在她猛烈哆嗦几次后,大量的液汁滴落在龙胤云的大手上,他不敢置信地瞪着她,“这样就爽了,真不敢相信呐。以前几个男人轮着干你都无法满足的。”
  “啊,呵……”唐碧重重地喘了口气,突然感觉到一股清凉至极的感觉由全身猛然汇及至眉心,再轰然炸开,浑身突然比刚刚高潮那一瞬间舒畅百倍,仿佛灵魂回到了身体般,每一个细胞都欢快地跳舞似的。
  “好舒服。”唐碧不由自主地笑了,收了收手脚,发现自己还被绑着。回眸却猛然对上了一双充满情动的眼眸。
  “啊,你,你要干嘛?”不用她想,从他的眼神她也能看出他的企图。
  “你爽了,是不是该轮到本王了?”他快速地解去自己的衣衫,猛然扑了上去。
  第004章。颠鸾倒凤
  “不要……放开我。”唐碧气急败坏的尖叫。但怎么也敌不过男人的力度,他三两下解去了她的束缚,以长腿压住她动弹的双腿,大手很轻易便压住她的小手。
  一双魅惑至极的眼眸锁住她清澈的眸子,邪恶的笑容涌上了俊美的脸庞,“小东西,本王会让你更爽的。”说罢,腰杆一挺,坚硬之物猛然刺了进去。
  虽然有之前的大量的液体润滑,但唐碧仍然尖叫一声。
  “好疼……”她的眼角疼得流出了眼水,在她的记忆里,每次与莫凡欢愉,都像被捧在手上的娃娃一样温柔对待,那像他此刻这般粗暴。
  看到她的眼泪,龙胤云不禁心中一紧,竟不自由主地低头吻住了她逸出的眼水,呆唇舌尝到了苦味,他才猛然惊醒。他惊然失措着瞪着眼前这个梨花带雨的面庞,曾经因情欲而扭曲的脸,此刻却如新婚之夜不懂事的小媳妇一样楚楚可怜。
  不,这不过是她欲擒故纵常用的手段罢了。他想到这,猛然加快了腰肢的力度与速度,猛烈的撞击重新挑起了唐碧的情欲,起初的疼痛被一种难以预言的快感取而代之。
  不,他这是在强奸,她不可以,不可以有反应。她咬紧了双唇,极力抑制着自己的感受。他仿佛看穿了她的心思般,低笑地松开了她的手,搂起她娇柔的身体,大手肆意地把玩着。
  “贱人,爽吧。”
  “不……”唐碧顽固地反驳着,小手却不由自主地搂住了他健壮的后背,她告诉自己是怕自己的腰折了。但身上的小穴随着他的律动,再次猛烈地吸附起来。
  “天,你吸得本王好爽。”龙胤云忍不住地赞赏,动作更加猛烈了。
  “嗯……啊……”唐碧忍不住地喘息着,被压抑着流溢出的细碎呻吟,远比以前唐碧大声放荡地尖叫来得猛烈,仿佛是灌入龙胤云身上一剂最猛烈的情药,令他心神荡漾。
  浑身再次被舒畅感洗涤后,唐碧因压抑而揪紧了他的后背,丝丝疼痛的感觉却令龙胤云感觉到无比的欢畅。若说以前是以奸淫帝王的女人羞辱为乐,而今却似以与心爱之人行闰房之乐,那种身与心一同的欢畅是无与伦比的。
  火热的精液如喷枪般射在她体力,烫得唐碧一阵哆嗦。看着她因激情过后而艳红的脸颊,舒畅地闭上了眼皮时,龙胤云突然感觉到无比的满足与骄傲。
  他忍不住地将她带入怀中躺下,长指挑起她的长发,以发稍搔扰着她的眼皮。如愿以偿地看到唐碧微恼的睁开眼瞪着他时,他发自内心地哈哈大笑了。
  “得逞了还不快走?”唐碧微恼地训道,声势冷漠却因情而像娇嗔般柔媚。龙胤云再次一愣,他自己都不明白,为什么玩完了,还没有走。
  是自然而然,还是不舍?
  刚升起这念头便被他压了下去,他顿时冷下脸下,毫不客气地捏紧她的下巴,冷冷地命令,“贱人,你没资本命令本王。”
  他突如其来的变脸,令唐碧一惊,她惊觉自己放肆了,你既硬,那我柔便是了,她闪了闪晶莹的眼眸,“算我求你了。”
  龙胤云被她瞬间的改变震住了,不,这女人不可能是碧漾娘娘,她那无知又狂妄的脑袋瓜不可能懂得见势而收?可她,从头到脚,身上的每一处,他玩了不下百遍,怎么会错?
  他起身,默不作声地穿衣。唐碧小心翼翼地看去,却撞上他精壮的身体和三角地带那仍然高昂之物,不由得脸色一红,心中却是一阵激荡。
  这男人真的太……太诱人了。那精壮的身体压在她身上的感觉,太令人舒畅了。坚硬粗大之物以暴风雨之势蹂躏着她的娇柔之穴,令她得到了有生以来极致的欢愉,比起莫凡的温吞,完全是天壤之别。
  他的衣衫已整好,敛去了她的绮想,目光却落在他正在系腰带的长指上,白皙而修长,扣着自己的十指时,仿佛有种心灵相扣的感觉。
  他修整完毕抬头看她时,她对上了如星辰般的黑眸,冰冷,威严,却是好看得叫人无法呼吸。他看了她一会,转身而去时。
  唐碧突然觉得万分不舍,她低低道:“你笑的时候……”
  “怎么着?”他驻步,声音虽然很冷,却不似先前那么冰。
  “很好看。”唐碧像似在回味,虽然她知道他的笑容中充满了蔑视,但却真心令她觉得好美。
  龙胤云身体微微一震,这是他有生以来听过最可笑的一句赞美。从来都没有人敢说他的笑,是好看的。他回到自己的住处,驻立在窗前,怎么想也想不透。
  “王爷,您终于回来了。”刚梳完头的女人正准备上床,却惊然看到了他,不知道他何时出现在房内。看着眼前的女人喜而泣极,以及欲求满面的表情,他突然觉得一阵恶心。
  他的目光落在铜镜上,不由自主地来到她身后,大手从衣领钻入她的体内。他从铜镜望去,看到了自己冰冷的面孔,很努力地,他弯起了一丝笑容。
  好看吗?他问自己,结果是笑得比死还难看。他为这个认知而恼了,猛然加重了手上的力度,手下的女人立即呻吟地叫了起来。
  从来没见过王如此主动调情地抚摸着自己的身体,女人一时放肆,小手迫不及待地摸上了他的腰身,抚至了他的重要部分,高耸的硬物令她欣喜若狂。
  “王爷……妾身想要……”他冷若冰霜地看着她迫不及待地解开他的腰带,在看到尖挺之物时,小嘴急切地含了上去。
  硬物倾刻被温润之感包围,但它太大了,她无法一口吞下,却贪心地想要更多,以致一用力,不小心咬上了。龙胤云心中猛地升起恼怒,狠狠地往前一挺,撞得她哇的一声,想叫被硬物堵得无法出声,猛然撞入喉咙的刺疼令她眼泪直流。
  “爽吗?”他残酷地冷笑,快速抽出,一巴掌拍了过去 “敢咬本王,找死。
  “王爷……”女人惊慌失色地扑通跪下,“王爷饶命……”
  他低身,她以为他扶起起来,却不料他大手猛然扯出她的亵衣,带子崩断勒扯得她身上火辣辣的疼,她急切地抱住她的腿,他一脚踹开,若无其事地擦拭着硬物上的口液。
  “别脏了本王的宝贝。”他将亵衣扔在她头上,“从今天起,你不再是本王的女人。”
  “王爷,求求您看在妾身服侍您多年的份上,饶了妾身这一回吧。”她急切地磕头,头上渗出了血来,龙胤云冷冷道:“来人,把这个贱人丢出去。”
  顿时走进来两个男人,提起女人拖了出去。
  “王爷……王……”
  “哭什么哭,既然是王不要的女人,咱们兄弟俩玩一把如何?”两男人你看我一眼有,我看你一眼,顿时喜上眉梢。
  顿时男人的喘息声和女人的尖叫声彼此起伏。
  “好爽,王好久都没玩过了,真紧。这贱女人平时高高在上的,仗着王的宠爱,折辱咱们做奴才的。”
  “爽……啊……嗯……奴家还要……”
  龙胤云知道他每次丢出去的女人,都供府里的男人玩乐了,以前毫不在乎的,但今天这男女的浪叫声竟然叫他心烦得很。
  不知道那女人怎么样了?今天就他一个她怕成那样,恐怕日后要玩她的男人多得去了,谁让她以前食不知味的玩了那么多男人。想到她被别的男人按在身上咬唇泪流的样子,他心里竟然隐隐作疼。
  该死!真是见鬼了!
  龙胤云这边烦躁不已,帝王那边骑在艳妃身上正颠鸾倒凤,玩得不亦乐乎,直把身下的女人玩得白眼直翻,整个人在尖叫中晕厥过去,他才抽出仍然紧挺硬邦之物。
  “苏含!”
  “奴才在。”苏含像狗一样必恭必敬地低头弯腰出现在帝王面前,举着高过头的红木托盘,托盘上是雪白的绢缎。他抓起一块擦了擦下身。
  “明天唐国公面前,知道怎么说吧。”
  “奴才知道。”苏含娘声娘气地回答。
  “今天是谁去了?”他慵懒得问道,随意地套上衣衫。
  “小乐子来报。”他顿了顿,“是云王。”
  帝王如刀削般的面庞露出了一丝冷笑,“他还真是淫猥无度了。”
  “玩的时间不长。”苏含如实汇报。
  “哦,他们俩每次都能玩上几个时辰的,今日怎么快了?是快不行了?”
  “不知道,据小乐子说,云王去的时候,似乎不似往日那般畅快。”
  “看来是这贱人不行了,本来死了的,怎么就活过来了,不死也要元气大伤呢。”他冷笑地捻碎了花瓶上的鲜花,“姑且让你今天爽过,本王不信你还能活得过明天。”
  帝王龙胤风一双如鹰般的双眸,此刻布满了噬血的杀气。


相关链接:

上一篇:【女色魔】 下一篇:长生佛 作者:不详

警告: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,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,否则后果自负!
郑重声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,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!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,版权归原创者所有,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,请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合作!
好搜 搜狗 百度 | 永久网址: